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宫青青草的博客

离宫拜月落凡尘,我以我绿碧苍穹。

 
 
 

日志

 
 

【原创】归去  

2016-12-15 17:17:09|  分类: 青草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在烟村中找寻归家的路
崎岖的田畴有着祖辈的痕迹
离家的少年从此没有回头
夹杂稻草的烟火和煮粥的气息一直没有离开过少年的记忆
父亲说那一年大雪压顶
压塌了屋顶,倒下的房梁砸在父亲的额头
从此父亲的额头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疤痕
或许老祖宗担心忘了这个远走的子孙
故乡的镌刻一直不曾远离
父亲说:那时他尚在年幼

幼时的日子清苦
奶奶曾经带着父亲出门要饭
要回的米粮有生有熟
熟的,带回来晒干
不能一下子吃完
粥,就是救命的甘露
父亲一生都喜欢喝粥
但是最爱的还是飘着稻香的米粥
安徽庐江县罗河镇季家冲的米粥
清香的味道夹杂着稻草的气息
氤氲在父亲的脑海
从未远离
如今,父亲没有羁绊可以回家了
回到生他的故乡
去和许多的祖宗把酒言欢
说说别离后所有的典故还有思念
母亲说:回丫山去
那里山清水秀,衣食丰饶
稍有劳作便能吃饱
那座山是地藏菩萨踩了一脚
地藏菩萨欢喜的道场
我想,父亲一定会去那里
外公外婆的坟茔安静地躺在丫山的山坡
四周茂密的桑树和外公外婆为伴
细说回家的子孙
那个可以光宗耀祖
光耀门庭
俯仰天地,父亲无愧
于民国战乱中殷殷求学
用双脚奔波于皖,苏,豫,陕
赤裸的双脚仅有草鞋为伴
途经河南仅有石榴充饥食不果腹
及至后来父亲坚决不吃石榴
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一种饥饿
和诸多学子一同逃难至陕西公学读书
日寇投降重返南京
再次求学——南京中央政治大学
一所不收学费的官办学校
在那里父亲从容学习
闲暇时拉二胡弹三弦吹笛弄箫
先遇到我舅舅然后才是外婆,母亲
南京解放,父亲供职于新政府
源于此,后离休享受若干待遇
劫难未了,依然是在学校
母亲考入北京农业大学
父亲亦考入北京农业大学
五七年反右,父亲因为同室同学告发妄议国政
右派的身份伴随后来的岁月
一九六零年发配甘肃
母亲别无选择亦到甘肃
外婆说:不能去啊,大大讲那是秦始皇流放犯人的地方
……

朗朗乾坤遍地饿殍
初入甘肃即遭饥荒
大哥饿的满身长满水泡
医生说这孩子需要营养
无助的母亲
无助的父亲
无非从口中结余半个馒头留给大哥
后天亏欠大哥身形矮小发育不良
多年后母亲不能释怀
一个串门的同事见了火炉上烤的馒头
一声不吭拿起就吃
那是哥哥的营养
父亲口中省出来的
母亲的愤怒延续至今未曾抹去

文革劫难父亲未能幸免
打入牛棚劳动改造
抄家批斗挨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人性之恶无不彰显
母亲不离不弃从未远离父亲左右

劫后余波父亲安在
母亲安在
平反之日父亲拉起二胡
凄凉声起盘旋在嘉峪关空旷的戈壁,那是二泉映月
声响处道出半生愤懑
半生蹉跎
世态炎凉起起伏伏
唯有家中的温暖朝朝暮暮伴随父亲
母亲性情刚烈
庇佑我们平安长大
老天眷顾父亲安然老去
膝下儿孙承欢
尽享天伦
别去,无相见
莫入人世苦楚绵绵
百年忆梦终须灭
缘尽缘散
安好,老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